Black or white

很久不来了
明天有一篇新文
不同题材
文风见我之前文章
敬请期待

买的同人志到啦
《消声》加《白日焰火》
两本花了好多大洋hhh
超级喜欢太太的文风
以后也要努力的为为太太打call~

收到啦,包装超赞
而且两天就到了,真的是神速
附带的明信片和申请书都很精致
真的是非常喜欢了
也会继续支持太太的文哒 @芝士买三斤打五折

抱歉

今日一事,真的心累了
欠的坑不会再填
依旧会喜欢这两人
但不会有所产出
谢谢曾经喜欢过我的各位

点梗

300粉啦,来个点梗~
随便点,车的话需要告诉我怎么发多图😂
大概率这半年最后一篇了
因为还有一年就高三了啊
所以要好好学习啦
就这样吧,有什么梗尽情砸过来吧

占tag,致歉

上次承诺的车,由于考试原因,没有按时产出,真的非常非常抱歉
然后因为我下周还有考试,所以呢,我会在这个周末产出一个预告(有可能的话还是给你们更新正文啦)
当然,考试结束后,我会继续努力产出的,不要忘记我啊

1.6日守直播嘛,时隔多日终于同时出现在一个活动中了

占tag,致歉

立一个flag,如果我最新的那篇文,这周末之前热度破一百,我就把我第一篇凡迪文最后一句涉及的车开了,会走外链或者图片形式哈

隐秘探班被突然发现

设定是《一千零一夜》拍摄阶段,括号里的话是弦外之音

老规矩

ooc算我的

小学生文笔

不上升真人

今天,是迪丽热巴拍摄某都市电视剧三个月的日子,而她与未公开男友吴亦凡也已有近五个月未见过了。两人虽都有思念之情,却不能见面,每日饱受思念煎熬之苦。

一日,热巴照常下戏后打开微信,与亲亲男友视频。

“在嘛在嘛,我跟你说啊,我今天超累的,拍了一天外景诶。”

“在的啦。我今天一直在进行新歌创作。没有你那么累,但是消耗了好多好多的脑细胞。”

“唔,摸摸头,心疼。不过,我现在超级想见你啊。我在杭州某某酒店拍戏ing,求探班~”

“宝贝儿,你是不是有点太大胆了,我们还没有公开啊。你接下来还有活动和拍戏(需要组荧幕cp),我也要和其他女艺人拍摄新歌mv,我们不能现在爆光恋情。”

对比拍戏过度导致脑子已有些不清楚的热巴,在这个圈子里混的更久的吴亦凡倒是比她看的更清楚。

热巴过一会也反应过来了,跟凡凡说她刚刚也是“恋爱脑”,他们的确需要低调低调再低调。

又说了会话,两人关掉了视频。热巴迅速卸妆换衣服,然后上床睡觉。这时的她还对吴亦凡明天不来看她有些许不乐意。谁知道,第二天会有那么大一个惊喜等着她。

第二天,热巴被经纪人提前了近一个小时叫起来的时候,起床气满满,可是当她知道是剧组因场地中午被临时借租出去,不得不赶戏时,只好收起满身的起床气,乖乖化妆开工。

上午的戏主要以男主为重头,热巴所饰演的凌凌七少见的没太多的戏份,大多时候是站在一边看他们拍摄。

不过一会儿的功夫,已到中午放饭的时候。热巴如往常那样到自己的保姆车上准备用餐。可刚坐下,就听外面有人喊:“老王在吗?你的外卖,来拿~”

“谁啊,玲玲你帮我出去拿一下呗。我在卸妆~”热巴软糯的声音从保姆车中传来。

“好的,我现在就去啦。”玲玲领命而出。

不过一会儿,“热巴姐,这。。。外卖还是你自己亲自去取一下比较好。”

“那个外卖小哥啊,行吧,我现在去。稍等!”后半句是热巴冲外面的“外卖小哥”喊的。

热巴迅速卸好妆,换了便服后推开车门走出去。刚出拍戏布置场景的大门,她就被来人吓了一跳。

“怎么是你!!!说好在录歌的,你骗人,哼~”热巴的小奶音撒起娇来可以说是无敌了。

“我不是也想你了嘛,正好过来看看”凡凡宠溺的说道,“不过你是不是应该带我到你的保姆车上坐坐,咱俩没公开呢,被拍到了不好~”

“那我们这边走吧,你给我带了什么吃的啊?好奇ing”热巴一见到吃的就什么都不管了,一心扑到了吃的上面。

“你最爱的炒米粉,变态辣的,还有手抓羊肉等等,哦,对了,还给你带了酸奶疙瘩。”到了保姆车上,凡凡将他提的袋子里的东西一样样的往外拿,边拿边说道。

“哇,我超爱你的,你知道嘛。”热巴的声音里是掩饰不住的惊喜与开心。她顺手抽出一双筷子,直接开吃。

“慢点吃,没人和你抢,我还带了些许零食,省的你有时候下戏晚吃不上饭没东西吃。”吴亦凡是吃过饭过来的,加上他为了保护嗓子不能吃辣,便只是在一旁看着热巴吃。

过了大约十五分钟后,热巴放下筷子示意自己吃饱了。吴亦凡看着桌上只动了大约一半的饭食,惊讶道:“你真的吃饱了???”

“嗯哒,我不能再吃了,再吃下去就不连戏了啊。脸也会肿,不好看。”热巴一脸哀怨,她食量肯定不止小半碗炒米粉外加几筷子的手抓羊肉那么小,可再吃下去,自己明天会肿的很难看,就只能忍痛搁下筷子。

“那好吧,我把零食和酸奶疙瘩留这了。”吴亦凡深知如果演员,尤其是女演员水肿会有多么不上相,而且吃进去的热量都要通过健身消耗出去,他一想到健身那么累,立刻决定不再逼热巴进食了。

等热巴吃完饭,两人又腻了一会,吴亦凡就想走了。毕竟热巴下午有戏要拍,上午戏份少是他偷偷和导演打了招呼,让热巴可以早点下戏卸妆,这样她才会自己出来拿外卖嘛。而他自己下午是真的要开始录新歌,准备后续的一系列事情,例如:做后期,调整歌词,准备跑宣传。

可当吴亦凡先生带上墨镜,准备出保姆车的时候,尴尬地发现,他们的保姆车被许许多多的记者围起来了,围得严严实实,水泄不通。两人顿时慌了,吴亦凡极快速的关上车门,拿出手机给自己的经纪人打电话,热巴也抽出手机,联系自家助理玲玲求救。

两人的救兵来的很快,吴亦凡的大表哥先来了,丢给他一个口罩,又递了一顶帽子过去,看着他装备完全了,和外面他带来的保镖一起,突出重重包围。

“让一下,让一下,让一下!我们稍后会给大家一个合理解释。大家请稍安勿躁!”大表哥一边喊一边拽着凡凡往外面跑去。

玲玲也趁乱进入保姆车内,给了自家那个不省心的艺人一套跟吴亦凡的那套一模一样的装备,然后让她在车上稍等,她解了围再下车。

于是,热巴下午的戏光荣的迟到了。再然后,她下午的行程就变成了公开后的答记者问等一系列访谈及发布会。

最后,两人分别在微博上放出了一张年初的存货——热巴大概还在拍丽姬传的时候的一张牵手照。吴亦凡配字“想你”,热巴随后转发,配字“我想的只有你~”

 

祝大家平安夜快乐~